• 牛人网,行业细分猎头交易平台,猎头招聘,猎头网站,这里是全国高端人才最集中的地方,高端人才简历突破20万
  • 智慧路灯杆来了:蛰伏两年乘 5G 东风带来千亿市场

    发布日期:2021-06-10 05:33   来源:未知   阅读:

      北京东城、海淀、通州等多地区试点的智慧路灯杆,浙江杭州西湖边 146 套智慧路灯杆正式亮相……

      除了形态优美,这些智慧路灯杆还汇集灯光控制、LED 屏幕显示、5G 基站、智慧报警等多种功能于一身,并通过 多杆合一 使道路变得更加整洁,成为城市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今年,随着 5G 基站的建设推进和各地 30 多项政策的推出,北京、广东、上海、浙江等多地的智慧路灯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街道路口。

      8 月 8 日,广东省推出智慧路灯产业的第一个省级产业标准,这对利益交织、落地艰难的智慧路灯杆产业来说,无疑是一件改变命运的大事。

      相关预测称,我国智慧路灯杆市场预计在今年达到 300 多亿,在 2022 年这一数字将达到 1000 亿。

      智慧路灯杆产业在失落的 2017-2018 年里遭遇了什么挫折?又是什么 神丹妙药 令它在 2019 年复苏?

      面对 2022 年可能达到 1,000 亿的巨大市场,通信巨头、传统灯商及安防企业等跨领域新玩家各自如何抢占市场?

      这次,智慧路灯杆——智慧交通的毛细血管能否快速健康顺畅生长,进而联接其整个智慧城市的动脉?本文通过调查和走访,试图对这些问题进行解读。

      从煤油灯到 LED 灯,路灯经历了漫长的进化史。而随着物联网技术的发展,路灯升级也从 照明 效果的优化转向感知、控制的 智慧化 。

      智慧化 意味着路灯能通过自身感知来 聪明地 完成自动开关、调节亮度、监测环境等任务,从而一改高成本、低灵活度的有线人工控制。

      与传统的路灯相比,智慧路灯杆不仅能为行人、车辆照亮道路,还能充当基站为市民提供 5G 网络,能作为智慧安防之 眼 来维护社会环境的安全,能搭载 LED 屏幕向行人展示天气、路况、广告等信息。

      2016 年被认为是我国智慧路灯杆落地的元年。年初,中兴通讯在深圳工业园试点了首个 Blue Pillar 智慧路灯杆;4 月,陕西省政府联合铁塔公司、中兴试点智慧灯杆;12 月上海三思制造的 20 座 高大上 的复合型路灯杆在北京左安门西街亮相……一时间,各地智慧路灯杆试点的消息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不小的共震。

      国内智慧灯杆与国外的发展几乎同步。2015 年开始,美国通信巨头 AT&T 和通用电气携手为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市 3200 个路灯安装摄像头、麦克风和传感器等,具有找停车位和侦测枪声等功能;洛杉矶市为路灯引入声学传感器和环境噪音监测传感器以侦测车辆碰撞事件,并直接通知应急部门;丹麦哥本哈根市政部门在 2016 年底前将 2 万盏配备智能芯片的节能路灯安装在哥本哈根街头……

      智慧灯杆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从功能上来说,智慧灯杆具有智慧照明、通讯基站、微气象监测、视频监控、Wi-Fi 覆盖、LED 信息显示、公共广播、充电桩等功能模块。目前,智慧路灯杆的这些功能可以根据业主的需求进行定制,而定制的目标也不再是功能的堆砌,而是实现平台的联动。

      从整体方案来说,智慧路灯杆方案大致涉及感知层、网络层、平台层和应用层四个层次。四个层次配合运作,比如,当本地有火灾发生时,感知层能快速将火情数据通过网络层传输到平台层,以供消防应用层以此为依据确定是否需要出警。

      但是,方兴未艾的智慧路灯杆却在 2017-2018 年遭遇挫折,相关落地进展一时杳无音讯。

      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能源 MKT 方案总监王东旭当时指出:谁来用,谁来建,谁来运营是个巨大的问题。

      智慧灯杆单杆成本高达 3-8 万 / 根,而盈利模式却尚不清晰,运营归属权限不明确。比如,对于 由通信运营商还是城市建设方来主导? 等问题都没有可借鉴的项目及模式。

      除了运营问题,利益协调问题也十分严峻。智慧路灯方案中涉及气象、交通、城市建设、广告管理等不同领域,隶属于不同的国家机构和部门管理,运营商与不同部门的沟通协调面临众多挑战。

      中国照明学会窦林平秘书长曾分析指出,智慧路灯需要得到强大的背景支撑,才能做成完整的解决方案。

      另外,由于智慧灯杆推广项目 集体卡壳 ,可供参考的行业规范和标准也迟迟没有出现。

      踩着 物联网 概念风口飞驰而来的智慧路灯杆才刚刚落地,就 碰了一鼻子灰 。它亟需要一股新的动力、一个强大的推动者和一套能引领行业的规范标准。

      2019 年,高歌猛进的 5G 为智慧路灯杆产业带来了希望。今年 4 月,国家颁布《关于 2019 年推进电信基础设施共建共享的实施意见》提出: 鼓励基础电信企业、铁塔公司集约利用现有基站站址和路灯杆、监控杆等公用设施,提前储备 5G 站址资源。

      近日,搭载 5G 基站的智慧路灯杆在北京各地区试点推行。而早在今年 3 月份,广州天河南二路一批新式路灯已经落地,集合了视频监控、基站、道路指示牌、手机充电接口等元素。

      广东省走在智慧路灯杆推广的排头。3 月 14 日,由广东铁塔牵头发起的广东省智慧杆产业联盟正式成立,为广东省之后的智慧路灯杆项目协调工作提供支持,随后广东省深圳、韶关、惠州等多地纷纷跟进了智慧路灯杆试点。

      除此之后,其他各个省份试点智慧路灯杆的消息也纷至沓来。今年 5 月底,福建省厦门同安区中山路建设投放 60 盏智慧路灯;据浙江省嘉兴市中心城市品质提升工作指挥部透露,今年 9 月底前,144 个 智慧杆塔 将在市区三元路 上岗 ……

      记者进一步探查发现,在刚刚过去的半年多时间里,全国各省市已发布了 30 多份关于智慧路灯杆、一杆多用、5G 智慧杆塔等的相关政策。

      值得欣喜的是,近日,全国第一个省级 5G 智慧灯杆标准 也诞生了。8 月 8 日,广东省发布了长达 79 页的《智慧灯杆技术规范》,对智慧灯杆系统设计、施工、检测与验收、运行和维护等作出规定。

      该规范指出,智慧灯杆是以灯杆为载体,通过挂载各类设备提供智能照明、移动通信、城市监测、交通管理、信息交互和城市公共服务等功能,可通过运营管理后台系统进行远程监测、控制、管理等网络通信和信息化服务的多功能道路灯杆。

      目前,政府需求较前两年发生了较大的转变。以前是企业向政府推荐建设智慧路灯杆试点,而现在是政府有比较明确的需求,政府自己来定义标准,企业根据政府出资的体量进行项目配置。

      自此,智慧路灯杆有了 5G 这一新鲜动力,有了政府这一有力推动者通过政策协调各方,并出现了全国第一个省级智慧灯杆标准引领方向。这为 谁来用,谁来建,谁来运营 智慧路灯杆等问题的解决准备了条件。

      根据 OFweek 产业研究院统计,2018 年我国智慧灯杆建设规模达到 6500 根,整体市场规模还较小,但在智慧城市建设不断推进及 5G 商业化浪潮的推动下,智慧灯杆作为 5G 微基站的天然搭配,预计未来两三年将会实现突破式增长。

      一场智慧路灯杆产业的变革在全国范围内铺开,智能路灯杆产业的抢滩大战蓄势待发。

      在过去的两三年中,智慧路灯杆市场已经陆陆续续有许多玩家进场。根据《2019 年智慧灯杆行业市场研究报告》统计,自称拥有 智慧灯杆 企业不下 400-500 家,而具有落地产品的智慧路灯杆企业近三年来从寥寥无几增长到 50 家左右,年增长率均 60% 以上。但也有业内人士爆料,目前智慧路灯圈热闹却混乱,其实真正已有落地项目、能为业主解决实际问题的企业甚至只有 2-3 家。

      目前,智能路灯杆领域的玩家大致分为三类。一是传统的路灯企业、路灯杆企业及控制系统类企业,二是通信、互联网科技等领域巨头,三是安防企业、显示屏厂商、充电桩企业等跨界新玩家。在多功能智慧路灯杆建设上,目前多为政府直接采购硬件,铁塔运营商统筹,三类玩家配合地方建设规划。

      上海三思电子工程有限公司总裁王鹰华表示,现在智慧灯杆项目是站在政府层面进行整体布局,所以涉及的部门较多,对于中小型的项目几乎都是采用传统工程订单形式,大型项目则一般会采用三方或多方合作形式。无论是大型项目还是小型项目都为三类玩家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作为路灯领域的原住民,传统的照明、灯杆企业凭借深厚的路灯产业基础占据着项目落地的高地,并主动向外寻求生态发展。

      经记者调查了解,近日北京中关村等地试点的智慧路灯杆就来自做路灯起家的中智德公司。据了解,中关村的智慧路灯杆项目目前处于一期试点,中智德应当地管委会之需大约试点 30 根灯杆,之后还会跟进二期、三期试点。

      面对竞争,一些传统路灯企业通过自研系统、强化施工能力等途径巩固产业基础优势。中智德公司的 CEO 张桂春告诉智东西记者,中智德为了中标中关村智慧路灯杆、八达岭智慧灯杆等项目,一方面,他们准备了自研的系统和灯具的生产力,也就是 软硬件 自研能力,以此提高灯杆的性价比。另一方面,则在于施工能力。据称,中智德设立了专门的内部施工监理部门,以确保项目交付,业内还没有其他真正专门做施工的公司。

      软硬件 双管齐下的厂家还有上海三思。这家公司自 2016 年就开始落地 杭州 G20 峰会会址周边 、 上海进博会 、 湖滨路步行街智慧路灯 等智慧路灯杆项目。据称,上海三思的优势是 灯屏自己生产,系统自主研发 。

      相比于通信巨头,传统路灯 / 路灯杆企业的优势在于深厚的落地经验。张桂春表示,智慧路灯杆落地还涉及到灯杆承重等众多实际问题,这也是华为、中兴等巨头将着力点主要放在软件系统上,而未深入到硬件及整体方案层面的原因。

      为了提升 智慧 ,有些传统路灯商还选择与科技巨头、大运营商、产业联盟等建立合作。拿华体科技来说,该公司就积极担任广东省智慧杆产业联盟的发起单位和理事单位,并与华为、浪潮、移动等建立合作,以此提升自身在 智慧城市 生态中的存在感。除此之外,华体科技在实际项目中已经尝试了政府购买使用、政府购买企业运营、企业购买运营多种商业模式。

      谈到智慧路灯杆,华为无线站点产品线总裁郝应涛表示: 华为的业务重点始终是生产和研究通信设备。虽然我们正在做一些智慧灯杆标准化的制定工作,但是这些工作仅是为了推动产业的快速前进,而不是为了生产‘灯’和‘杆’。我们始终认为,专业的事需要交给专业的公司来完成。

      尽管华为等巨头目前在 灯 和 杆 的硬件层面并未深入本港台直播本港台开!却被默认为行业的 搅局者 和 推动者 。上海三思电子工程有限公司总裁王鹰华认为,一盏智慧路灯最大的优劣差异在于,你是否具备系统集成能力、业务联动能力、整体方案解决能力、软硬件一体化能力及后期运营管理能力。而这些,只要巨头愿意做想必不会是难事。

      早在 2016 年,中兴通讯就提出了 Blue Pillar 方案。Blue Pillar 由智能充电桩、4GiMacro 新概念基站、智慧控制盒以及智能型路灯构成。

      中兴通讯于 2016 年初在深圳工业园成功建设了首个 Blue Pillar 样板点并开始运营。之后,中兴不仅在陕西、江苏等多个地区,联合当地政府及铁塔公司建立智慧路灯试点,还走出国门为罗马尼亚、哥伦比亚第二大城市麦德林等国家或城市打造智慧路灯。

      而华为在 18 年 3 月强势进入智慧照明领域,发布了业界首个多级智能控制照明物联网解决方案,将城市照明路灯统一接入物联网络。之后,华为与照明企业开启一系列合作。华为与华体、欧普、立达信、中微光电子等照明企业建立合作,发力城市照明等领域的物联网布局。

      作为照明控制芯片的设计制造供应商,华为参与了诸多照明控制标准和相关协议的竞争和制定;同时作为全球顶级信息和通信解决方案供应商,华为依托自身优势,整合相关技术,对于引领照明变更有自己的方案和野心。 意博高科副总工程师俞青松对华为评价道。

      另外,在阿里云、腾讯云的场景方案中,我们也能看到智慧照明是其中最核心的智慧场景应用之一。凭借云服务,阿里、腾讯的野心或在于通过智慧路灯打造网格化的神经节点,打造感知中枢,实现云端的闭环和边缘的闭环。

      智慧路灯杆变革也为安防企业、LED 屏厂等新玩家带来机遇。随着路灯杆的 智慧化 和产业链的变革,照明灯具成本在路灯杆中的比重越来越低,摄像头、LED 屏、充电桩灯模块的成本在逐渐增高。比如,一个一两百瓦的灯头可能就几百块钱,但是一个具有车牌识别功能的摄像头可能达到五六千元。

      记者注意到,在网络上,智慧路灯杆培训课程层出不穷,用力之猛可以让我们从侧面看出这一领域短期内爆发力。比如某智慧灯杆培训实战班就号称 3000 元 / 人,2 天打通资源整合的通道 ,并承诺聘请 最有实战经验的讲师,分享智慧灯杆建设从方案设计到项目验收、到运维管理最前线的实战经验 ,助学员 了解全国各地智慧灯杆与 5G 部署的政策、建设模式与规划需求 。

      安防企业大华的智慧路灯杆负责人王继勇告诉智东西记者,在智慧路灯杆上,LED 屏的搭载率达到 10-30%,摄像机的搭载率达到 30-50%,这些是大华自己可以生产的。据记者了解,相比于传统路灯企业,大华发力智慧路杆整体方案的时间并不长,但据王继勇称,大华已经在为铁塔公司、三大运营商及政府提供完整的智慧路灯杆解决方案。

      谈到与传统玩家的竞争,王继勇表示,传统灯杆企业可能更懂路灯,但是安防企业更懂智慧城市,懂数据的开发使用。智慧路灯杆是智慧城市的分支,不仅能照明,还要利用数据进行危情抓拍、信息展示等交互,安防企业在这方面早已驾轻就熟。

      智慧路灯杆的通讯属性也使中国移动等运营商尝试入局,但据业内相关人士爆料,运营商大多采取的仍是外包模式。

      智慧路灯杆产业作为智慧城市的一个分支领域,成为通信巨头、安防企业等 智慧 玩家的必争之地,也成为传统路灯、路灯杆商寻求 智慧 变革的窗口。

      智慧路灯杆相关技术在 2016 年已经比较成熟,在经历了 2017-2018 年的低迷之后,2019 年,5G 的推广、各地政策的强力助推、省级区域内行业规范的形成,有望在未来一到两年里促进智慧路灯杆产业迎来新的落地热潮。

      华为无线站点产品线G 的建设工作才刚刚开始,但是依据 2G、3G、4G 的发展规律,我们预估,在 1-2 年内,通信运营商会以宏站的建设工作为主,2020 年之后,灯杆基站等微站的建设将会逐步形成规模。

      虽然在政府的推动下,广东等省市已经建立了联盟及产业规范来促进智慧灯杆的落地,但是 谁来主导 的问题仍在解决中。正如大华智慧路灯杆负责人王继勇所说: 目前企业在业务上已经没有太大问题,主要难点还是‘谁来主导、谁有需求、谁来出钱’的问题。广东的智慧灯杆联盟能很好地协调了项目的推进,这对其他很多省市可能是不错的借鉴。

      而深入到真实的落地实践中,智能路灯杆企业也面临着更多实际问题。中智德 CEO 张桂春表示,玩家大量涌入引发的市场混乱、市场对智慧路灯系统的认知匮乏、智慧路灯杆偏高的成本等,都是当前智慧路灯杆行业面临的重要难点。

      技术落地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即使技术早已成熟,在落地应用中也可能出现动力不足、场景需求判断失误、主体不明确、利益难协调等结构性问题,技术应用涉及的模块越多、领域越广,问题可能越严峻。在未来一到两年的智慧路灯杆的落地推进中,各路玩家会经历怎样的实践探索和重新洗牌,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