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人网,行业细分猎头交易平台,猎头招聘,猎头网站,这里是全国高端人才最集中的地方,高端人才简历突破20万
  • 云南太阳能抽水机成功研制支援抗旱(组图)

    发布日期:2021-05-15 05:47   来源:未知   阅读:

      “太阳能抽水机已由云南科技人员研究出来,有力地用科技手段支援抗旱。”正在北京出席全国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科技厅厅长龙江,昨天在接受都市时报记者专访时透露了这个消息。

      “科技支撑发展,人才引领未来。”在中共云南省第九次代表大会上,省委书记秦光荣重点阐述了科教兴滇的重要性,强调“把科技创新和人才队伍建设作为引领云南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同时要求“深入实施创新型云南行动计划”和“深化科技体制改革”。

      云南省委、省政府对科技创新的重视,也让主导科技创新的云南省科技厅的作用凸显出来。

      龙江,云南科技界的掌门人,他的所思所感,为我们勾勒云南科技发展的过去和未来,提供了一个生动直观的窗口。龙江原来主要在经济部门工作,从经济部门到科技部门,用他的话说,在“促进经济与科技的结合方面有一点优势”。他还透露,今年内将出台放活科技人才的政策。

      都市时报:去年两会期间,你接受采访时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就是滇产新能源汽车很快下线。今年有没有好消息发布?

      龙江:汽车确实已做出几辆。但因为认证工作比较繁琐,市场准入要求比较严格,目前还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市场化生产。

      好消息是科技抗旱方面的突破。一是太阳能抽水机设备,已由云南省农村服务中心和云师大太阳能研究所研制出来,在文山、曲靖、昆明五华区等5个地方试点成功,对有水源但还未通电的地方,将有力支援当地的抗旱。

      用太阳能抽水机,一次投入使用成本会高一些,但长远来讲就很划算,一套设备可供几户到500户左右的供水;另一项技术突破是长距离管道输水,以前只能短距离把水提到储水池里再输送,现在通过管道可以翻山越岭,从低海拔的地方往高处输水,目前在东川等两个地方也在应用。

      都市时报:刚刚结束的云南省两会,政府工作报告称“天然药物和生物疫苗研发水平及大型铁路养护机械、乘用车柴油机技术国内领先……”这些数据在普通人看来稍显枯燥,跟我们讲讲这些数据背后的故事吧。

      龙江:在疫苗的研发、生产上,云南的医院、沃森的水平都比较高,如甲肝疫苗等四五种疫苗。三七、灯盏花的研发水平同样是国内最高的。

      机场行李自动分拣系统,也由昆船研发生产,经过国际招标,得以在综合技术指标上胜出,在符合各项技术指标的情况下,为国家节约了大量资金。同样一套技术接近的设备,从国外进口要20亿元,国内生产的就5亿余元。当然,这也跟昆明长水机场建设指挥部门的思想解放有关,对国内产业给予了机会和支持。

      都市时报:如果让你给一户想弄得科技感十足的家庭提个置办家什方案,最好就在云南取材,你的建议是什么?

      早上起来刷牙,牙膏就有云南白药牙膏、三七牙膏,还有玉溪研发的辅酶Q10牙膏,腾冲制药厂也研发出牙膏。

      护肤品有滇虹研发的薇诺娜化妆品,都是纯天然的。吃的大米,云南的杂交稻品种多产量高,最主要是口感好;下饭菜可炒点通过科研技术改良的版纳小耳猪肉、富源大河乌猪肉,肉质更鲜美。

      云南是蔬菜出口大省,绿色、有机蔬菜品种丰富;同样得益于农业科技发展,引进的西柚、蓝莓等已在云南落地,西柚每亩创造的产值高达5万元;洗澡可用云南的太阳能热水器……

      都市时报:2011年公布的一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表明,“十一五”期间,云南省公民的科学素养水平明显提升,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公民比例达2.62%,5年提升1.71%,与中部地区(2.6%)持平,比西部地区(2.33%)高0.29个百分点。你怎么看待这些数据,这是最理想的结果吗?

      龙江:科学素养、科学知识,短期内提升很难,与发达地区相比,云南群众受教育的程度本来就低,所以科学素养的提升任务更加困难,尤其对农村人口科学知识的普及、教育更加重要。

      科学素养低的危害在于接受新事物的速度慢了,甚至接受不了新东西。所以我们还得加大科普力度。

      都市时报:一方面接受不了新的东西,另一方面是我们在遗忘。有一次跟孩子讲风箱里的老鼠的故事,我才说铁匠也用风箱,然后,比画着告诉孩子什么是风箱,孩子问:是不是提酱油的箱子。被电子产品包围的孩子们,想象力匮乏。而中国一些古老的极具创造力的工具和发明正在消失,不为后辈所知,但这些工具和发明的原理往往能启迪人的创造力。你有无计划收集和复原这些工具和发明?

      龙江:你的这个建议很好。省里准备建设一个科技馆,我希望在其中就有传统科技的展示和复原。

      科技的进步是有延续性的,风箱被鼓风机取代,水车被抽水机取代,一些古老的发明,原理简单,能让孩子们看到科技发展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让孩子感受到科技进步的力量,激发孩子的想象力,有创新的激情。

      我希望新的科技馆能长年展出人类科技的发展历程,让一代一代的科技更新清晰可见。

      都市时报:在云南的一份调查中,科学技术职业声望较高,排在前三位。你曾说,“十二五”期间,一方面加大本土培养的力度,每年培养100个左右的学术技术带头人和技术创新人,另一方面每年引进10到20个高端科技人才,面向全球公开招聘。高端人才计划从什么时候开始?至今一共引进多少人?效果如何?有无退出机制?

      龙江:云南高端科技人才的引进始于1998年,目前一共引进了51个,他们都是各个领域第一流的人才。这些人才引进后,发挥的作用很突出,对云南科技水平的提升效果也很明显。植物研究所引进的高立志研究员,完成了野生稻的基因图谱,为丰富杂交稻的品种提供支持,产量得到明显提升。

      都市时报:当一个目标中的人才在摇摆来不来云南时,你通常用什么方式去打动他?

      云南的优势在于资源丰富,有良好的研究基础。同时,云南人好共事,合作起来很融洽;劣势是物质条件比发达地区差一些。也发生过那种“三顾茅庐”还是抢不赢人家的情况。不过,高端科技人才更看重的是事业平台,物质条件差点他们也愿意。高端科技人才主要靠引荐,厅里的人事处专门负责这项工作。

      都市时报:从1985年开始,科技体制经历了多次重大变革,云南“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具体内容是什么?突破点和难点在哪里?

      龙江:科技体制必须改革,大家都有了这个共识,但确实有许多现行的体制、机制要突破。部门条块间都有科研机构在运行,都需要整合协调。总体的思路是:建立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科技创新体系。产出大量的科技成果,满足经济社会的发展。

      目前对科研价值的评价体系不合理,一些科研人员和机构,为了职称评定,只管论文刊没刊发,不管成果是否对经济发展有利。为改变这种状况,今年将在评价体系、导向上做改变,年内要出台相关放活科技人才的政策。南京出台了9条措施,我们的想法是步子要比他们更大,减少体制、机制的约束。

      都市时报:你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云南的科技发展规划及对待高端人才的政策,进高校演讲或做客网站,在各种场合做着各种努力;另一方面,科技部门所开展的活动比如一些重大的评选和奖励,普通市民的知晓率和参与度有限,普通市民只有见证了过程,才会对科技工作产生兴趣。有没有打算在一些评选、奖励、宣传上有所创新?

      龙江:确实存在知晓率和参与感的问题。今年我们打算在颁奖方式上做一些新的尝试,与媒体加强合作,尤其是十大科技进步奖将在形式上创新,让杰出科技人员的精神感染、鼓舞更多人。(都市时报特派记者 毛海鹏 乔长红 发自北京)